钟表统计特征

每周诞生两个新腕表品牌

作者:格雷戈里·庞斯(Grégory Pons)

新一代消费者渴望以新价位拥有新品牌与新款式腕表。瑞士腕表的出口正在衰退,腕表统计数字却在增长当中!每年,全球有近百个不分价位区隔的腕表品牌诞生,亦即每周两个新面孔。该现象在新兴市场或没有当地钟表传统的国家尤为明显。在尼日利亚已有两家钟表品牌、波兰有7家、瑞典则有16家,澳大利亚以12年时间孕育出10个钟表品牌。

对于这项钟表统计提供的现象有两种解释。在一个全球性的蜕变背景下,这牵涉到世代问题,同时也是数字化的成果。有个刻板印象必须修正:就是新-世-代-不-佩-戴-腕-表。表面上看起来的确如此,但根本不是事实。这些年轻人不想和上一代的人戴相同的腕表(太贵又太俗气)。Y世代(介于15至30岁的千禧年孩童)对于手腕焕然一新之感有着高标准。这群Y世代对于奢侈钟表密码有新的解读:讲究身分又炫富的“为他人而奢华”已经没落,追求情感、意气相投和关系的“为自己而奢华”势头上扬。这就是为什么那些不到而立之年的创业者,通过“生活方式”和实惠价格的逻辑,让新品牌如百花齐放般亮相。举几个例子:法国的Charlie Watch或Briston、美国的Shinola、瑞士的SevenFriday、比利时的Komono、瑞典的Triwa或英国的Daniel Wellington。

通过互联网,创设一个腕表品牌变得更加轻而易举。共同集资网站(如Kickstarter类型的众筹平台)以数字模式赋予“认购”(souscription)新的定义,则不同于制表大师亚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 Louis Breguet)于18世纪末制作Souscription怀表的“认购”(译者按:下订单时要先缴付四分一价钱)操作。今天,一位腕表设计者可以直接并实时地测试需求。Pebble为它的智能手表筹得两千万美元资金!Charlie Watch的两位法国设计师Ambroise 和Adrien当初征求1万欧元:他们最终筹获3万欧元,安然地推出首批世代系列。将近150个钟表品牌项目获得在线融资。

这是否预示着市场将变得僧多粥少?我们如今身处达尔文式的适者生存经济时代,应该要为有这么多的创意王牌将市场重新洗牌而感到雀跃,望胜者实至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