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制表必须永保……瑞士本色

瑞士高级制表不是产业,而是艺术。不可思议的天才巧匠经过数代传承,将这份有生命力的传奇性遗产托付于我们,前人将瑞士制表的工艺与多元创新传继吾人,相信我辈能够秉持其高标准,并将它传递给后代

作者:瓦思肯‧科卡里昂(Vasken Chokarian)

 

 在历史上,一个钟表制造机构里并不存在某个特定的“部门”,针对新产品的发展和创新进行运筹帷幄。从理论上讲,钟表制造商为以下两项因素之一所左右:潜在客户的要求,或制表师和工匠的内在激情。制表师和工匠可自由施展才华,因而能够实现源源不绝的创新,让当今世界得以受惠,并始终反复使用。

举几个例子,像乔万尼·德丹第(Giovanni de Dondi)、让·杜丁(Jean Toutin)、克里斯蒂安·惠更斯(Christiaan Huygens)、托马斯·穆吉(Thomas Mudge)、让·安东尼·雷宾(Jean-Antoine Lepine)之类的人物,他们的唯一压力在于确保其才华和梦想能够成为现实,并没有所谓的“营销”执行者可以为他们制定计划!事实上,正是由于那些相同的自由布局计划,当今制表世界才享有天文钟、螺旋摆轮游丝、陀飞轮……类似的发明不胜枚举。然而,该行业的核心仍非常清晰,即最终财务结果。这点固然极其重要,但不应该因此试图取消或取代(说得更积极点)当代制表师的重要角色,他们的多种技能和才华仍被寄予厚望。

每个行业都有其跌宕起伏。永远有统计数据和图表來展示该行业上一年的表现,接着与当年成果作比较;然而,关键在于,当数据成为未来规划的基准时,这些引人注目的事实固然极其重要,但有时也会产生误导。尤其是当市场发展处于上扬趋势时,人人都想搭上顺风车,并试着从中分得最大的一杯羹。

过去七、八年来,在全球不同市场中已出现众多理论和战略上的变化。在我看来,这并不一定能促成该行业的发展。我相信,在任何行业中,每个贡献方享有自己领域的专业技能,并且通过各相关方的共同努力,最终的期望可以被成功地引导至实现其终极目标,并因其贡献获得奖励。保持积极持久的存在非常重要,这些合作和伙伴关系不可取消,因为他们所缔造的卓越成就早已获得历史见证。

与健康和成熟的伙伴维持切实的合作关系,不仅至关重要,而且对今后的研发也是一项鼓励性的投资。这些合作伙伴就是其市场环境的主人翁,这一点不容忽视。

瑞士高级制表不是产业,而是艺术。不可思议的天才巧匠经过数代传承,将这份有生命力的传奇性遗产托付于我们,前人将瑞士制表的工艺与多元创新传继吾人,相信我辈能够秉持其高标准,并将它传递给后代。无论缘由何在,瑞士制表必须永保瑞士本色。

最后,我想对那些置身于瑞士高级制表世界里的人,诚挚地提出一点浅薄之见:能力愈强,责任愈重。艺术、才华和教育源自于表达自由,而正是从这份自由中所诞生出的责任感,才可以将有创造力的想象变为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