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模式,何处寻觅

最近二十多年来,全球钟表业被一种特定的模式塑造成型。今天的我们,是否正目睹着这一模式趋向末日?


作者:Pierre Maillard

我们不禁回答:是的。纵观当今世界,无数暗流正伺机涌动,企图摧毁或戕害这独一无二的经济产业。关于令人堪忧的世界局势,各个角落都在热议,我们没有必要在此展开话题。我们曾采访过众多品牌的执行总裁,每一位都谈到了相同的话题:滞缓的中国经济、卢布的贬值、中东的血腥战火、宗教比例各异的欧洲众国对难民危机的争论不休、针对申根协定的质疑、英国退欧的可能性、民族主义的抬头和社会不平等现象的加重、恐怖分子的威胁……在这些话题之外,不用提都能想到,特朗普(Trump)也许会成为“自由世界”的领袖;更糟的还有,极端严重的环境灾难正时刻潜伏,一旦发生,它将导致无法想象的地缘政治乱象和人类悲剧。这些危机对我们无一不构成着巨大的威胁,但这似乎离忧心钟表业还相差十万八千里。然而,正如我们经常重申的那样,钟表制造并非火星上的人类基地。它并没有躲在自己的无菌空间里,恰恰相反,它真实地反映着身处的时代。它面对的,是相同的危机,同样要应对产业内部针对自身的威胁,而这正是它必须反思现有模式的原因。从所有的情形看来,这都已经到了最后的危急关头:智能手表来势凶猛,打乱了早已建立的产品层次,尤其在入门级和中档产品中,已开始重置游戏规则(虽然作为整个钟表业代表的总裁们在接受采访时,几乎不约而同地将其轻描淡写,但事实仍是如此)。根据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FH)最新的统计结果,这一股强大势头的来临,正值零售商余货过剩之时。市场已然饱和,而新兴品牌每天却争先恐后地加入混战。与此同时,单一品牌专卖店的模式正显露出严重的缺陷。它们很昂贵——极其昂贵——且通常徒有其表(在接受瑞士《Le Temps》杂志采访时,昆仑表(Corum)执行总裁大卫ㆍ特拉克斯勒(Davide Traxler)坦率表示:“如果没有珠宝,单一品牌的模式就什么都不是。”)。由此看来,多品牌销售模式的回归已成必然(瑞士Richemont厉峰集团现正在中国试行其最新的多品牌概念,以“Time Vallée”命名,提供公开的竞争平台)。不可否认,瑞士制表商追求更高档层次的举动十分惊艳大胆,在如今超级富豪与挣扎的中产阶级之间差距越来越大的情况下,这的确不失为应时之举。但这样的登高行为,结合了生产资料上更重大的纵向整合,对于瑞士制表业的卓越性来说,无疑是在撕毁它经久形成的历史脉络。许多品牌的分包商都遭遇了重击:悄无声息,却愈发广为人知,行业内的失业情形正日渐加剧。曾经的狂喜已成稀缺,十年后的钟表业又将会有怎样的面貌?谁都希望能有预知一切的水晶球。而在地球的另一端,我们的日本同僚们从未停止过大胆的尝试。他们将钟表机械的精致工艺与尖端科技相结合,并获得了可喜的成绩。或许,我们的答案已经部分揭晓了。诚然,新型模式的建立已刻不容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