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冀犹在未来

今天的我们仍然要承认,机械钟表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无论它所仰赖的工艺如何被现世科技超越,它依旧成功地保持着从容不迫的姿态。

作者:David Chokron

今天的我们仍然要承认,机械钟表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无论它所仰赖的工艺如何被现世科技超越,它依旧成功地保持着从容不迫的姿态。新的追随者们趋之若鹜,它所吸引的早已不只是相对狭窄的奢侈品消费圈。事实上,百达翡丽近四万枚机械腕表的年生产量并不让人意外,而天梭逾百万枚机芯的消耗量则使人们对钟表商的固有看法不攻自破——在一般的观念中,钟表商只能靠稀少的产量、艰辛的手工制作和复杂机芯的复古风情勉强支撑。

在制表业内,石英、电子甚至类智能手表层出不穷;业外,智能手机号称将使手表在二十岁以下人群中绝迹——面对这些挑战,精密的机件丝毫不减其魅力。它不断地成为着人们的梦寐所求,标价从五百瑞郎起,最高可达两百万瑞郎(表壳里并没有镶满钻石)。即便全球经济屡遭重创,它依然是众多买家们的囊中之宝。此般韧性究竟源自何处?如何解释这一看似不可能的成功?机械钟表奇迹般的屹立,犹如蒸汽发动机竟破天荒地胜过了电动发动机。

商界专家们认为,这是因为钟表本身远远超出了技术与工业竞争的范畴,而关乎定位、历史和纯正性。但此观点仅适用于钟表市场上工艺最为考究、精细的一小部分品牌,实际上,钟表业拥有着两大内在驱动力,两种如地底矿藏般不可估量的力量。第一种力量,就是长久以来被忽视了的创业精神。诚然,瑞士的钟表制造商实至名归——他们从不轻易言弃。

两百多年以来,他们走遍世界,开拓着新的市场,结识着新的客户,寻觅着新的机遇。回顾历史,我们就会发现,近年来中国客户群的崛起已是瑞士钟表的第三次巨大成功。钟表业的第二种内在力量,就是它的创新能力。的确,钟表的创新范围甚为狭小,仅限于如零件和表链等细微部分。然而,如此局限的发挥余地,却被开发出无限的自由空间,不断缔造着新的神话。

钟表业常常被认为是保守的代名词,如今却以它风格、创意和发明的自由成为了极为实用的工业。在某些特殊的契机下,它实现了诸多惊人突破,其中一些甚至无人察觉。今天的人们为之疯狂,而给人以高端、可靠、精准的印象、代代相传的瑞士钟表正继续在新的激发(有时如幻象般不甚真实)之下不断地获得成功。

1995至2015年间见证了这样的力量、这样疯狂的追随,与这样的坚持。在未来的时日里,我们眺望着行将实现的大胆项目、正在孕育的奇思异想、长久不息的客户期待。祝君饱享即将开席的饕餮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