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谁来修理它们?

任何机械构造的物品都需要检修。各式齿轮、齿瓣和发条均应不时得到清洗和润滑,而这些工作都必须由制表工匠完成。
 

作者:SJX

过去十年间,随着奢侈品手表市场的迅速发展,全世界流通中的高档手表已经达到了相当惊人的数量。据粗略估计,市场上现有数万枚陀飞轮腕表,其中绝大多数均于最近二十年内制造。在未来的二十年内,这些腕表都将需要接收检修。

钟表,或者说至少是收藏家们趋之若鹜的精品,皆为机械物件。任何机械构造的物品都需要检修。各式齿轮、齿瓣和发条均应不时得到清洗和润滑,而这些工作都必须由制表工匠完成。一枚手表若是以适当的方式接受彻底检修,所花的时间几乎等同于从零开始组装和校准(不包括生产)机芯的总耗时。

接下来的十年左右,所有这些身价不菲、精密复杂的钟表都将需要彻底检修。具体情形将会如何?今天,高档手表的检修费之高早已不是秘闻。一枚售价低于一万美元的手表,彻底检修需数百美元;而一枚六位数标价的腕表,检修费则可高达数千美元。昂贵并非唯一特征,除此以外,检修还需耗费非常漫长的时间。一般的等候期为数周,很多情况下更可能是数月。即便等待时间久到近乎荒谬,钟表收藏者们仍心甘情愿地静候,因为技术精湛至极的制表大师们有着自己的工作节奏。

由于大部分钟表公司在生产上倾注的资源——包括人力和资金投入,均远远超过售后服务,未来的情景并不难想象:制表业人工的紧缺将带动检修价格继续上升,检修时间也会变得更长。

各大钟表品牌时常公布其在生产能力上的巨大投资(用以打造“自家制造”的产品),却鲜少提及售后服务。事实上,只要参观一家制表工厂的生产区域和售后服务部门(简称SAV,即钟表业法语用语service après-vente的缩写),就会立即发现,比起前者所占的楼层面积(有时可达数层楼),后者显然相形见绌。

高档手表在过去十年中的销量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而在十年至二十年后,它们都将面临彻底检修。2014年,瑞士出口了近两千九百万枚钟表,其中,制作精密复杂的高档腕表多达数万枚。由此,在即将迎来的数十年内,全球市场上累计流通的高档手表总量将达到数十万枚。

生产力与售后能力之间的悬殊无疑给将来遗留下一个严峻的问题。各钟手表品牌若不及时对此作出行动,最终承担后果的将是精制钟表的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