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orial

January 20th 2017 - Alexandre Ghotbi

Enough talk about the vintage watch craze

Over the past year we have heard more about the “vintage watch craze” than almost the whole of the last decade! But there is absolutely no craze, nor trend nor fad!

More

Editorial

December 13th 2016 - Yves Vulcan

Crowdfunding: a new alternative for the swiss watchmaking ?

The peregrinations of a crowdfunded and radically upfront brand

In March 2016, a mysterious posse of cowboys going by the name of GOLDGENA PROJECT made waves in the tranquil waters of Swiss watchmaking when they revealed the secrets of Swiss Made...

More

Editorial

09.29.2016 - Steeves Emmenegger

豆子的终结

在18世纪远洋的航船上,消耗补给必须遵守固定的顺序:先吃生鲜食物,然后是腌制和烟熏的食物,最后是火腿和豆子。这些也吃完之后就意味着饥荒开始了。

企业如果无法认识到我们现在正经历的变革,无法吸纳进入市场的新一代年轻人,很有可能也会陷入类似的困境。
 

更多

Editorial

05.31.2016 - Pierre Maillard

新型模式,何处寻觅

最近二十多年来,全球钟表业被一种特定的模式塑造成型。今天的我们,是否正目睹着这一模式趋向末日?

我们不禁回答:是的。纵观当今世界,无数暗流正伺机涌动,企图摧毁或戕害这独一无二的经济产业。
 

更多

Editorial

04.29.2016 - Sompol MingKhuan

开启钟表展与数字世界的新纪元

有人说,如今的我们正经历着一次新的工业革命。

这样的一场革命,因“无形之物”在全球范围的使用,而愈发形态毕现。这些不可见的介质,凭借计算机化、高科技的电子产品,在虚拟的云中,使无限庞大的数据量实现了完整存储、以及轻松转移。
 

更多

Editorial

03.31.2016 - Ariel Adams

钟表制造商:不逊于表迷的绝对疯狂

在摩登的现代,机械钟表不断扩张的行业规模,伴随我们对精工细作的美丽旧物的迷恋,已然失去了让人信服的理由。

身为钟表爱好者,我们的幻想实在疯狂,但也许,更该为这一显而易见的荒唐景象负责的是钟表业本身。
 

更多

Editorial

02.29.2016 - Gisbert Brunner

风暴将至?行业展销会前夕的钟表业景况

自2003年起,除2009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期间,瑞士钟表的年出口额不断稳步上升。

这一强劲走势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远东国家、尤其是中国大陆购买力的迅猛增长。
 

更多

Editorial

01.25.2016 - David Chokron

希冀犹在未来

钟表业常常被认为是保守的代名词,如今却以它风格、创意和发明的自由成为了极为实用的工业。在某些特殊的契机下,它实现了诸多惊人突破,其中一些甚至无人察觉。

今天的我们仍然要承认,机械钟表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无论它所仰赖的工艺如何被现世科技超越,它依旧成功地保持着从容不迫的姿态。

 

 

更多

Editorial

11.25.2015 - Su Jia Xian (SJX)

十年后,谁来修理它们?

接下来的十年左右,所有这些身价不菲、精密复杂的钟表都将需要彻底检修。具体情形将会如何?

任何机械构造的物品都需要检修。各式齿轮、齿瓣和发条均应不时得到清洗和润滑,而这些工作都必须由制表工匠完成。

 

 

更多

Editorial

10.25.2015 - 托马斯·万卡(Thomas Wanka)

独特用心缔造至真价值

腕表的存在,让时间的无形飞逝留下了清晰的足迹。但如何定义时间?长久以来,哲学家和科学家们都不曾觅得确切答案。

不少打趣的比方都被用来形容时间的相对性:与如坐针毡相比,美女相伴下的时间似乎流逝得快多了。时间的价值又该怎样衡量呢?一个人的闲暇时光在另一个人眼中也许就成了毫无意义的浪费。

 

 

更多

Editorial

09.25.2015 - 瓦思肯‧科卡里昂(Vasken Chokarian)

瑞士制表必须永保……瑞士本色

瑞士高级制表不是产业,而是艺术。

在历史上,一个钟表制造机构里并不存在某个特定的“部门”,针对新产品的发展和创新进行运筹帷幄。从理论上讲,钟表制造商为以下两项因素之一所左右:潜在客户的要求,或制表师和工匠的内在激情。

 

 

更多

Editorial

08.25.2015 - Roberta Naas

Métiers d’Arts(工艺)不再是表盘专属

过去十年,令人惊叹的新表盘设计概念在钟表界崛起:这小小的方寸天地俨然化身艺术空间。

表盘不过两英寸,却为艺术家们施展创作天赋提供了无限的可能。

表盘艺术的潮流不仅让复古的珐琅材质和风景、花卉、动物绘画重焕青春;也让古老的雕塑、金工、草编和马赛克艺术再放异彩。这些表盘之精美丝毫不亚于文艺复兴的艺术作品,即便挂在卢浮宫的墙上亦不逊色。

更多

Editorial

08.04.2015 - 埃琳娜‧茵特罗娜(Elena Introna)

自制机芯

对于一家著名的钟表世家而言,拥有品牌独立自制机芯便可以独树一帜、傲视群雄,而所谓的自制机芯,即由表厂想象、构思、研发和在实地直接制造的产品。

我们过去所熟知的瑞士制表厂,如今已屈指可数。为了生产一枚全新机芯,一家公司通常必须具备至少10台机器,要知道仅仅一枚机芯的造价,就介于25万至30万欧元之间,投资动辄数百万欧元。

更多

Editorial

07.03.2015 - 格雷戈里·庞斯(Grégory Pons)

钟表统计特征

每周诞生两个新腕表品牌

新一代消费者渴望以新价位拥有新品牌与新款式腕表。

瑞士腕表的出口正在衰退,腕表统计数字却在增长当中!每年,全球有近百个不分价位区隔的腕表品牌诞生,亦即每周两个新面孔。

更多

Editorial

06.19.2015 - Joe Thompson

仿似旧时光

瑞士机械表的单位出口量过去五年来增加一倍以上,试问这股机械表浪潮能攀多高?

2014年,瑞士出口了813万枚机械表,创下32年来的新高。

这股新近崛起的浪潮有着深远意义。由于远东新兴市场对机械表的青睐,瑞士于20世纪90年代及2000年代著名的机械表复兴,现在已迈入崭新阶段。根据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Swiss Watch Industry FH)的一份数据评论显示,1986年到2006年之间,也就是机械表复兴时期,机械表出口从未达到400万枚大关。

更多